• 牡丹亭

    2009-11-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inkysgarden-logs/51862797.html

    这回终于看了回现场的《牡丹亭》,并且版本特殊:

    (引自东方早报)

    坂东玉三郎上海演《牡丹亭》融入歌舞伎烙印

     

    坂东玉三郎昨晚上海首演昆曲《牡丹亭》 完整演出《游园》《写真》《幽媾》等6折

      涂着歌舞伎的妆容,穿着昆曲的戏服,一步一行,一笑一颦,自成风流。来自日本的歌舞伎大师坂东玉三郎的昆曲《牡丹亭》昨晚在兰心大戏院沪上首演。这是坂东玉三郎在上海的首次亮相,也是他第一次完整演出《游园》、《惊梦》、《离魂》、《回生》、《写真》、《幽媾》6折。60岁的坂东玉三郎,在舞台上有一种独特的美。他的美,跨越了年龄和性别,更穿越于中国昆曲和日本歌舞伎之间。尽管,从头学起中文的坂东吐字仍很艰难,从不在舞台上“发声”的他嗓音也不尽圆润,但在很多热爱坂东玉三郎的观众看来,他的表演,让人看到了一种真正的“写意”之美,神韵毕现。  

      融入歌舞伎烙印

      昨晚的演出结束之后,很多看过演出的观众对坂东玉三郎昆曲技艺进步之神速,颇为感慨。相比半年之前苏州的演出,此番的坂东又多学了《写真》和《幽媾》两折,而《游园》、《惊梦》等更显纯熟,之前最受赞赏的《离魂》更是幽深入微。

     

      在这半年时间内,坂东无时不在学习《牡丹亭》。他的“杜丽娘”也因此不同于任何一个版本。尽管他之前学习的是昆剧表演艺术家张继青版“杜丽娘”,但舞台上的他却并没有刻意模仿,而是完全自成一格,别具神韵。在昆剧表演中,有着歌舞伎的鲜明烙印,但两者却很好地融合于杜丽娘这个人物形象中。

      作为一名歌舞伎女形大师,坂东在《牡丹亭》的表演中和京剧男旦有着很多共通之处。尽管平时演出歌舞伎时并不演唱,坂东平时也不习惯用嗓,此次为了演唱昆剧,一直吃素的他开始尝试吃牛肉润嗓。在剧中,他的演唱不以嗓音见长,却很精准地把握了昆剧水墨腔的韵味,他的发声方法更接近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头腔共鸣都用了程砚秋惯用的“脑后音”。

      而身段表现则是坂东最大的优势,由于昆曲飘逸的服装和水袖与歌舞伎笨重华丽的行头大为不同,坂东玉三郎在适应着表演变化的同时,寻找着自己的风格。他在内敛中有着强烈的控制力,富于舞蹈的造型美,在和程派风格相似同时,也融入了歌舞伎表演特有的东西。  

      《写真》《离魂》如入化境

      在长达两小时的演出中, 坂东玉三郎的《写真》和《离魂》是最精彩的段落,他的表演以极简的身段和表演,全神贯注地传达了杜丽娘内心甚至于灵魂的状态。在这两折戏中,坂东的表演具有一种充满“透明感”的“日本美”。《离魂》一折中,杜丽娘临死前向母亲的再拜,以及轻轻推开杜母、春香的动作,都出自他自己的设计,充满了日本人所深刻认识的“无常”感觉。而新学的《写真》中,坂东更是把病危的杜丽娘对镜自怜、自画妆容的细节动作演绎得出神入化。这些和传统的昆剧表演都有很大的不同。

      坂东之前曾表示,《牡丹亭》中,他最爱《离魂》,而他对《离魂》的喜欢,也许是受到日本传统文化中生死观的影响,“人从生到死之间有很多东西,我最关注的还是生死之间的这一段过程。”他在《写真》和《离魂》中这种“以形写意”的表演,几乎让所有昆剧表演者甚至于昆剧大家折服。日本歌舞伎很善于表现一种病态美,因此这两折戏如入化境。从中既能看到一种日本的美学追求,又很好地融于昆剧的美学之中。

      极简舞美透出精致韵味

      除了坂东的表演,这版《牡丹亭》的舞台和灯光设计也让人赞赏。简洁的白色背景,写意的苏州园林式的雕花窗户,素雅的苏绣服装和桌椅,一切都在极简中透出精致。歌舞伎讲究舞台布景和服装的传统,在这出《牡丹亭》中也到了沿袭。

      而记者了解到,对于艺术要求严格到几乎苛刻的坂东在演出前的认真精神也让很多人叹服。排练时,坂东几乎试验了剧场里所有的座位,以感觉不同视野的舞台效果,他对剧场人士表示,观众都是花了大价钱买票的,要对得起每个观众。

      据悉,中日版《牡丹亭》在上海的6场演出,其中11月22日的一场将作为 “纪念京剧大师梅兰芳诞辰115周年”系列活动中的专场演出。届时,梅兰芳之子梅葆玖也将来到上海观看演出,两位相熟多年的艺术家将在剧场重逢。主办方更是透露,明年世博会期间,坂东玉三郎将计划和能乐大师关根祥六,以及梅葆玖合作演出,以歌舞伎、能乐、京剧同台,演出一台“前无古人”的《贵妃醉酒》。东方早报记者 潘妤  王寅 摄

    **********************************

    上回在京都时, 我们路过剧场看到好多和服造型的人去看歌舞伎,也好奇的买票进去参观。刚好那天就是坂东玉三郎的演出,虽然只有一小段,但是我们对这位大叔的明星气场印象深刻。这次在上海的演出更为难得,不可错过。

    我对《牡丹亭》只留意过几段著名的,这次看现场才明白为什么它会被禁,词写得真是含蓄又露骨地开放啊。 淼姐看到杜丽娘春梦惊醒相思入骨以致缠绵病榻那段,感慨道:“看看,这就是意淫过度的结果……”

    到离魂那一折,我说:“唉,这要是改成知音体,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二八少女意淫致死为哪般?!”

     

    分享到:

    评论

  • :)
  • 美人爷爷这张照片不好看,宣传上那张最美!!!看了这戏才知道古人噶BH的,一见面就拉着手湖边石畔OOXX去了,比现代节奏还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