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马蠕虫肆虐, 未免耽误谗痨

    2007-07-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inkysgarden-logs/14122887.html

     昨日蒙IMT同学惦记兼不嫌弃,在MSN上跟我大掰洋文, 虽然我没有上当,但小白还是莫名其妙地中了木马和蠕虫. IMT说她的电脑上没有杀毒软件,被我膜拜再三, 她居然说"老娘又不下载无码A片, 要XX作甚!"这句话太BH了, 我决定拿小本子抄起来.
     
    昨天晚上到今天下午,杀了三次毒,最多的一次杀了两万五千多个带毒文件.24小时内更新了三次杀毒软件, 居然每次都是新版本, 可见最近暑热难当,不光是流感这种常规病毒横行, 连电脑病毒都很凶残.
     
    黄梅天里, 稍微一动就会有大滴汗水落下, 甚至跑到眼睛里一阵刺痛.这种气温和湿度, 买菜做饭是痛苦的. 但是人不能不吃,尤其是对于我这种不要吃西瓜, 不要吃冰激凌,不要吃面包, 不要吃饼干,不要吃贵得要死的猪肉......的懒人,每天吃啥是值得花时间考虑的事情.
     
    婆婆从外地搬到我们以前的房子住有快一个月了,其间主任的姐姐们轮流来陪腿脚不好的老太太,我们基本上每天中午都过去陪她一起吃饭. 不过,主任家传的烹饪手艺.......实在是......不说也罢. 最逗的是两周前我们带婆婆去饭店吃饭,我看她吃了不少平时在家压根不碰的东西, 很觉希奇,问这是为什么? 婆婆大人说:"因为XX(主任的姐姐之一)做的菜都是酸的. " 哈哈,原来她也受不了啊. 今天婆婆啃掉我做的酱鸭大腿之后, 终于提出要求,说要吃我做的烤麸. 这个东西我是严格按照梅玺阁主的方子操作的,至今没有人说不好, 连我老爹老妈都觉得很好, 哈哈~~
     
    既然要做这么麻烦的东西, 麻烦一次不如多做点, 我又买了2斤黑豆芽,2根胡萝卜, 打算做韩国馆子里的那种凉拌豆芽.我觉得饭馆里的豆芽脆而有韧性, 应该是因为脱去大部分水分.这个做法是我按自己想象写的, 欢迎韩国菜大厨们慷慨指点:
     
    豆芽放滚水里烫30秒, 立即冲冷水, 沥干水分,胡萝卜丝和豆芽混一起后撒盐, 用手翻一翻揉一揉, 静置约30分钟,这时候豆芽里的水分已经出来了. 然后用力挤掉汁水, 加糖(或者蜂蜜),鱼露, 麻油, 我还加了一点花椒油. 此外, 我用滚油炸了几个干辣椒,然后把热油倒在蒜蓉上, 和豆芽一起拌匀, 又放了30分钟. 尝一下,豆芽口感果然跟饭馆的差不多啦。 装盘时可以撒点炒熟的芝麻.
     

     
    买了半斤基围虾, 本来想和冰箱里的存货芦笋一起凉拌做晚饭的.可是芦笋居然不争气地坏掉了,只好用一根黄瓜加虾仁加刚做好的豆芽一起,用柠檬汁和鱼露调味,又算一个菜.  虾仁被朵朵憨豆和妞妞瓜分去了三分之一,唉~~
     

     

    炉子上按前天的酱鸭方子在做鸭爪, 可以做零食吃, 嘻嘻
     
     
    *****************字数不够就靠抄的分割线***************
     
    梅玺阁菜话之海派蜜汁烤麩
     
    烤麩,是一種過去曾經要拿豆製品票買的東西,雖然它裏面並沒有豆、哪怕一點豆渣也沒有。豆製品票和糧票、油票、布票乃至香煙票一樣,是一個特殊時期的特殊產物,現在已不堪迴首。記得當時根據家中人員數量的不同,分為大戶和小戶,四人以下算是小戶,五人以上算是小戶,於是,最合算的是五口之家,最不合算的是四口之家;不過那時三代同堂是主流,祖父母、父母加上孩子,便可算大戶。大戶可以拿到的比小戶更多的票證,按規定購買更多的東西。後來,在改革開放的前夕,有的地方實質上已經放開,農民已經有了自己的家禽,於是鄉下妹子挑著雞蛋進城,那雞蛋不是拿來賣的,而是用來換糧票、香煙票等非有價票證的。然而,極少有人能夠用雞蛋換到豆製品票的,因為上海人不吸煙的有、飯量小的有,卻很少有人家不喜歡喫豆製品的。

    烤麩,和水麵筋、油麵筋一樣,是用麵粉做成,卻一直歸在豆製品一類。烤麩是用小麥粉,經水洗後製成麵筋,再發酵後蒸煮的,烤麩的樣子有點象海綿,是上海人極其喜歡的一種豆製品,四喜烤麩、蜜汁烤麩,是上海的名菜,其粗料細做的工夫,頗有些代表了海派文化。

    所有的豆製品廠都生產烤麩,因此所有的豆製品攤也都有得賣,然而要買到好的,還要經過一番精挑細選。好的烤麩,呈米黃色,乾燥但又濕潤,由於烤麩形狀象海綿,極易吸水,有的不法奸商,把烤麩浸濕後賣,甚至用髒水浸濕,所以要捏一捏,看看是否有水滴出來。另外,捏上去的感覺,應該是鬆軟和緊實參半,有彈性的為好,上海話叫做「軟硬勁」,一捏就爛的當然不好。然後,要仔細地聞一聞,好的烤麩有一股自然的清香,而差的烤麩,會有一種酸酸的氣味,俗稱「酸胖氣」。還要看一下烤麩的切面,裏面應該沒有白粉和雜質。烤麩是一塊塊的賣的,當中的比兩邊的喫口好、易烹調,也不可不知。

    正宗的上海烤麩,應該用手撕,而不是用刀切,撕要撕得大小、厚薄均勻,撕得太小,好似一盆碎屑,撕得太小,則不容易入味。烤麩的大小,一般以半個手掌大小,方形略長即可。烤麩撕好後,用鹽拌一下,靜置一個小時左右,再洗 去鹽分,然後在沸水中煮一下,上海人叫「出脫一瀑水」,旨在去掉一些麵粉發酵後特殊的味道。水煮衹要一兩分鐘即可,時間長了烤麩會爛掉。

    煮好後,用手擠出水份,最好是用力甩乾。起一個油鍋,油少了的話烤麩非常容易粘底,油鍋七八分熱的時候,放入烤麩炸透,如果烤麩多,要分幾次炸。炸的時候,要不斷翻動,以防粘底。烤麩的喫口,全在油炸,要炸透但不能炸焦,炸得不透,則喫上去沒有油水,沒有嚼頭,是此菜大忌;而炸得過頭,喫口變硬,也不行。其中火候分寸殊難描述,一般以油的響聲沒有後,再炸十秒左右。
    等烤麩炸好後,另起一油鍋,放少量油和炸過的烤麩,倒入清水或是高湯,開大火蓋鍋煮燒,水量不易過多,大約以烤麩量的三分之二為準。

    四喜烤麩,用了鮮筍、香菇、木耳和金針菜四樣,而且,還非這四樣不可,若是用了其它,衹能稱為上海烤夫,而非四喜烤夫。除去筍外,其餘四樣皆為乾貨,新鮮的反而不好。這四樣東西,都有特殊的馨香,和烤麩一起燉燒,芳香撲鼻。然而,好喫並非為了名聲,若是只放其中幾樣亦可,也可加上栗子、白果等等。

    燉燒的時間,視烤麩的質量和煎炸的程度而定,通常為十分鐘到二十分鐘,可以經常拿一小塊出來咬一下,要既軟又有彈性。醬油和糖要分幾次加入,由於烤麩象海綿,孔多而密,如果一次加入,先醬油而後糖,則內咸而外甜,反之,則內甜而外咸,都是敗筆。所以一定要分幾次加入,也可以將醬油和糖事先調好味,燒在一起,然後在一起放入,但也建議分幾次放入。關於烤麩的醬油,有兩種說法,一種說以色淡為好,說那樣可以看清烤麩的紋理,而所謂的四喜,也是各有各色,不會造成一團黑的效果;另外也有推薦色深的,說是那烤麩本是極便宜之物,非要色深才能壓住臺面。海派的烤麩味道要甜一點,起鍋在收幹水份,再放點糖或是蜂蜜,味道更好。

    這菜就這樣做好了,還要一提的是「烤麩」這個詞,常有人寫作「烤夫」,其實大謬。《說文》中寫道:「麩,小麥屑皮也。」,烤麩才有出典。至於那以訛傳訛的「烤夫」,則聽上去有點嚇人了。

     

    *********************************************


    分享到:

    评论

  • 同樓上的問,據說小白的系統是不會中毒的麼?
  • 苦了我这样有馋痨没手艺的人,好想吃~~~~~~小白居然也会中毒,不是说小白那个别扭的系统唯一的好处是不回中毒吗
  • 撕得太小,好似一盆碎屑,撕得太小,則不容易入味——————————笔误,哈哈
  • 看起来很不错~~~
  • 两万五千多个带毒文件俺上次一次杀了700多个病毒已经被笑个半史料..太葱白泥
  • 基本上,我们常去的饭店里卖的烤夫都很好吃,所以偶就不谗这个东西了。但是呢,截然相反的是,我们常去的饭店里做的所谓酱鸭,都非常难吃,不是很咸,就是很干,要么是腌过的,难以解我的相思。这个东西很难做,连我爹都不大高兴弄的,你啥时候弄一次给我鉴定下到底是不是正宗哈。
  • 这个豆牙怎么看着发育不良的味道?头大身子小.黑豆的哦,应该不错吧?我们这里只有黄豆,绿豆和其他不知道名字的菜籽的牙.
  • 我很爱吃烤麸,就是做起来太麻烦了。
  • 似乎大概好像可能~~~~猫是不能吃海鲜的~~~~~~
  • 我下载无码片也没中毒过哈哈哈哈在减肥的时候看到这些吃的,真的是折磨阿
  • 看着都馋。俺下次也要做凉拌豆芽吃。看来得先买瓶鱼露。
  • 有心思。